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教授鄭永年:既要“新基建”也要“軟基建”-世界上真有美人鱼吗

来自: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教授鄭永年:既要“新基建”也要“軟基建”文章地址:http://news.kkerp.com/owe/05238182.html

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教授鄭永年:既要“新基建”也要“軟基建”

廣州要實現的“老城市新活力”,就是要求把城市當成整體單元去思考。包括要做“城市圈”,也不是簡單的同城化,而是如何讓城市圈更有活力、更加創新,吸引更多人才。

所以,在不確定的環境下,今年沒有提出具體的經濟增速指標,我覺得更加科學、更加實事求是。政府工作報告強調“留得青山,贏得未來”,今年總體思維是“六穩”“六保”,就是穩定民生的舉措。

怎麼理解呢?對廣州而言,單靠幾個項目是遠遠不足以推動城市發展的。在這個時候,更加應該思考整座城市如何往上走,要關註城市的整體升級。我認為抓項目沒問題,但不能光抓項目,要把城市的短板補起來,實現城市整體升級,這樣發展才會有可持續性。

鄭永年:是的,廣東省要將目標放在如何將中等收入人群做大的問題上。在這一點上,廣東比很多地方條件更好,珠三角許多城市人均GDP已經超過了2萬美元。像廣東現在建設都市圈,這對於調動消費、創造投資有推動作用,但都市圈除了地理上的意義,除了建設基礎設施,更重要的還是“軟基建”,還是社會建設。

廣州日報:您剛纔提到中國需要更大的中等收入群體的話題,這個問題很多經濟學家也曾提到。中國擁有1億多市場主體和1.7億多受過高等教育或擁有各類專業技能的人才,還有包括4億多中等收入群體在內的14億人口所形成的超大規模內需市場。目前這樣的市場規模能否支撐消費拉動經濟?

從當前世界經濟形勢看,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形勢仍然嚴峻複雜,對世界各國造成的經濟下行壓力持續加大,很多國家還在“自保”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我們不能對世界經濟還抱有幻想,中國要更加專註於擴大內需等領域。如何擴大內需?在我看來,還是要讓更多低收入人群接近或達到中等收入水平。把這個問題解決了,中國的消費潛力會完全釋放出來。

原標題:既要“新基建”也要“軟基建”

鄭永年:新冠肺炎疫情引起的國際國內形勢變化,現在依然處於變化中,這是史無前例的。雖然中國的疫情已經基本控制下來,企業可以復工復產了,但還面臨著許多實際困難。隨著世界經濟停擺,歐美很多訂單沒有了,以珠三角為例,作為世界製造業的重鎮,珠三角產業生態受影響較大。

廣州日報:對廣東而言,破題的路徑也是像您剛纔所說,縮小收入差距,擴大中等收入群體?

不過,最重要的還是執行問題,“藍圖”很好,但中國很大,各地存在地方差異,所以關鍵在於地方政府如何細化,如何因地制宜地將“藍圖”轉化為自己的行動方案。我認為,對於地方而言,要有同樣的思路,把人民的生活放在首位。

廣州日報:當前中國進入疫情防控常態化階段,您如何看待當前的國內外經濟形勢?全國兩會釋放出怎樣的信號?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沒有提出經濟增速的預期目標,並採用了“留得青山,贏得未來”表述,您如何理解?

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教授鄭永年:既要“新基建”也要“軟基建”

醫療教育公共住房 “軟基建”也要發展

鄭永年:我認為,疫情防控進入常態化之後,廣州經濟社會發展思路上可以從“項目經濟”轉向“城市經濟”。

廣州日報:在當前的世界經濟形勢下,廣東要如何應對,作為中國經濟第一大省,廣東可以有何擔當作為?

廣州日報:廣州如何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,您有何建議?

鄭永年:對於14億人口而言,4億中等收入人群的比例其實並不高。我們可以觀察日本和亞洲四小龍經濟起飛以後,不到30年時間,中等收入人群比例達到60%、甚至70%。所以說,今年在這樣的世界形勢下,中國提出“提振內需”,就要建立消費社會,這需要比例更高的中等收入人群。要怎麼做到?一是脫貧攻堅,讓更多人脫離貧困;二是我剛纔提到的“軟基建”。

廣州日報: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必須穩住上億市場主體,儘力幫助企業特別是中小微企業、個體工商戶渡過難關。為企業減負迫在眉睫,對於企業而言,您認為要如何進行“疫後重建”?

鄭永年:我認為,當前的財政政策還是比較謹慎的,考慮比較周到。1萬億財政赤字和1萬億特別國債以中國現在的經濟體量來看不算很大,而且財政政策主要還是看用在什麼地方。以前,我們做的主要是“硬基建”,例如傳統的基礎設施建設,像高鐵、高速公路,這塊空間尤其在廣東等東南沿海省份其實已經快飽和了。今年提到的“新基建”,主要關註5G等技術領域,發展技術是好的。

企業“疫後重建”關鍵在擴內需

廣州日報:這次全國兩會,備受關註的“新基建”首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。有評論認為,下半年的中國經濟,主要靠“更加積極的財政政策+新基建”,您怎麼看?當前經濟複蘇情況,就您的觀察是怎樣的?

鄭永年:企業主體要生存、要復工復產復業,關鍵是要有人去消費企業所生產的東西。為了提振消費,很多地方開始發消費券,但我們要註意的是,願意使用消費券的主要還是中等收入人群,我們要更多地關註低收入群體,讓他們真正得到實惠。

“人民至上”“在危機中育新機,變局中開新局”“留得青山,贏得未來”……這些全國兩會上的經濟社會發展關鍵詞,讓我們看到,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給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帶來的衝擊,中國將如何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、實現全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。

廣州:整體升級城市做活城市圈

但我認為,除此之外,新冠肺炎疫情之後,中國還應該發力“軟基建”。什麼是“軟基建”?就是社會建設,例如醫療、教育、公共住房等。舉個例子,中國老齡化社會正在快速來臨,我們需要更多醫院、老人院。廣州有不少城中村需要更新改造,還有社會主義新農村的建設,這些都屬於社會建設。

這次新冠肺炎疫情,受影響最大的主要是中小微企業、外來工、中低收入人群等。而在全國兩會上,傳遞出以人民為中心,對民生的重視,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導向,尤其像“穩就業”“穩市場主體”,社會穩住了,企業生存下來,這也是經濟發展的堅實基礎。

鄭永年:廣東是外向型經濟,也是世界製造業聚集的重地,世界經濟的變化對廣東經濟結構會產生重大的影響。所以,我認為廣東受到疫情的影響可能會更大,壓力會更大,也更要從中尋找新的機遇。這方面,廣東是很有條件的,這一點其實也關乎“六穩”“六保”的方方面面,例如幫外來工解決就業、社保、教育等問題。

有了這樣的“軟基建”,可以進一步支持中國未來的可持續發展。而“軟基建”的建設,能讓低收入群體接近或達到中等收入水平,中國未來的發展需要更大的中等收入群體,這個群體能夠支撐起消費社會。

全國兩會期間,廣州日報記者連線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教授鄭永年。鄭永年認為,全國兩會體現出對民生的重視,而“留得青山,贏得未來”,是在不確定的世界經濟形勢下提出的更為科學的目標。

談及廣州,鄭永年認為,隨著從“項目經濟”走進“城市經濟”時代,廣州要考量城市經濟的整體發展,努力補短板,實現“老城市新活力”。